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水梨花

李艳琼诗歌原地

 
 
 

日志

 
 

鹰自南高原起飞(备存)  

2012-11-29 13:07:44|  分类: 诗3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普驰达岭诗集《临水的翅膀》

                                                                                

                                                                               李艳琼


 鹰自南高原起飞(备存) - 春水梨花 - 春水梨花
 
鹰自南高原起飞(备存) - 春水梨花 - 春水梨花
 
鹰自南高原起飞(备存) - 春水梨花 - 春水梨花
                                                 

         一次偶然的机缘,在朋友案头见到一本名为《临水的翅膀》的诗集,作者叫普驰达岭(汉名:普忠良),是一名土生土长于云南的彝族学者型诗人。虽然我不是彝族,但我离彝族很近(我祖籍于云南省楚雄州的一个彝族小镇),因此这本诗集引起了我的注意 。

        普驰达岭出生于彝族罗婺部地,云南省禄劝县云龙乡火期洛尼山脚下一个名叫普张康的彝族寨子。他“青年时代负笈求学于京师,将满腔热血倾注于学术研究,凭借青春的才华和彝家之子的坚韧,在文化人类学研究领域独树一帜,成就斐然”。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副教授,国内外语言学学术刊物《民族语文》杂志副编审、《中国民族研究年鉴》副编审、彝族人网总编。公开出版《西南村落双语研究》等六部学著。在国家学术一级刊物、民族学核心期刊公开发表《彝族自称与彝语氏族地名》、《彝族毕摩祭祀词研究》等学说论文30多篇。组诗《红舞蹈的思念》获四川高校“繁星杯”诗歌大赛一等奖,作品入选《第三座摹俄格——21世纪彝诗人诗选》。诚然,让我对这本诗集从最初的随手翻阅,到“不想放不”的主要原因并不是这些,而是因为这本诗集里的诗深深打动了我。

         当然,对一首诗“好”与“不好”的评判,很多时候是取决于读者的主观感受。但我坚持认为,好诗还是有一个基础标准的。正如于坚先生所言:“好诗就是可以盅惑人心的诗歌,那些语言经过诗人的组合,具有返魅的力量...... ”。可见语言在诗歌创作中的分量是举足轻重的。在此我们首先来欣赏普驰达岭这本诗集《临水的翅膀》中的语言魅力。“......  学会了仰望的头颅   放逐着目光/在天空找寻空灵//头顶上的天菩萨摇摆着/栖于梦想的巢中/忧伤的左手挽着暮色   /右手揽起晨曦//一个人可孤独地走动着   像北极星/落沉在晨曦中   闪显在暮色里...... ”——《天菩萨在忧伤中明媚》。虽然这里的“忧伤”并不像迪金森笔下“它令我全身冰凉,连火焰也无法使我温暖” 的发挥到极致,但它却契合了中华民族含蓄、内敛、隐忍,富于节制的民族性格和意境高远、内涵深厚的艺术审美特征。“...... 其实我早就匐在水的源头/美人啊   我会敲碎身上的枷锁/回来阅读每条百褶裙/逐放的眼神和舞动的方向......”——《美人》。在这于水,于美人,于百褶裙中漫出的柔美乡情,被一个出自大山深处木炭般黝黑的彝家汉子偰如了一股能敲碎锁链的神力。正是这种“刚”“柔”相济,“文”“质”统一的诗学原理,让普驰达岭的诗歌语言闪烁出中华传统文化的“包容”与““和谐”。“...... 鸟飞出石头的视线/迎风落在时间的尽头/羽毛飘向湛蓝的天空/四目相望   在澄净的水中/鸟的翅膀与石头擦肩而过/漫漫长河丰满的记忆/在羽毛间川流不息...... //”——《鸟飞出石头的视线》;“夕阳漫过山坡   黄昏/瘦若我多年的胡须//余昏即逝/一株香草含紧曾经的丰茂/靠向夜色的根部//......在黑暗的末梢/美丽将又一次被阳光击碎//露珠破碎的波纹/像生命瘦弱的胡须/注定/在鸟鸣声中/在此坠入深谷/”——《生命像美丽的胡须》......  品嚼这样充盈着文化美感,命运质感和时间沧桑感的诗歌语言,我想朋友们也会和我一样感到余味无穷。

         诗歌,不仅仅是用来叙事或抒情的分行文字,更深层次上,它体现的是一个民族的宇宙观,正是这种民族宇宙观成就了普驰达岭的母语诗歌之缘。

          彝族是一个崇拜火的民族。火作为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已渗透到彝族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深刻地影响着这个民族的性格和审美情趣,而木炭是由木柴经烈火燃烧高温锻铸而成,在它乌黑的外表下储满了可以驱恶除邪的熊熊火焰。作为一名彝人后裔的普驰达岭自然对火有着一份特殊的感念。他以木炭自喻:“我是彩云之南深山猎人兰花烟斗点燃的一粒木炭/我是云岭牧人背上那一块皱巴巴翻着穿的羊皮褂/我是纳苏毕摩念经作法摇落的那串叫魂的铃铛//去是阿普手中传送的那碗转转酒/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缠绵呻吟的歌谣/我是游牧于红土高原上的那枚红透的太阳//其实啊/我就是那一粒被遗忘在瓦板房墙角的木炭”。尽管文字中透着忧伤和无奈,但内核却像燃烧的火焰,燃放着一个民族的自信与自尊。信仰,并不是单纯体现在人的行为与神的“暗合”中,它更应该是我们诚心皈依的存在。作为诗人的普驰达岭,依旧充满着澎湃的信仰,他的信仰物象就是他本民族的文化根源,因此,在他的诗中也遍布着彝族文化及其宗教崇拜的痕迹。如:《天菩萨在忧伤中明媚》中的“天菩萨”,就是他民族信仰意识的集中表现。在这里,“天菩萨”不仅仅是一名彝族男子的标志性发型,或彝族宗教崇拜中神圣的“男魂”居所,它更是普驰达岭对本民族宗教的完全皈依。他一路膜拜着,祈祷着,歌吟着...... “...... 挽着历史的狼烟与岁月的沉积/彝人在这座城市篆刻着鹰的图腾/心理的盾牌日渐丰满/坚不可摧的陈堡   固若金汤//白云当披毡   清风当马骑/天菩萨啊   你一旦匍匐便成为崇高/如鹰鸟瞰沧海//太阳做玛瑙   月亮做珍珠/英雄结啊   你一旦隐逸便成为圣显/如鱼伫立巅峰”——《天菩萨在忧伤中明媚》。

        作为一个民族诗人,普驰达岭凭着强烈的民族意识;无悔地讴歌自己的民族。作为一个当代诗人,他又将理性的科学发展观嫁接于他浓厚的历史学研之上。他的叙述是感性的,他的抒情却浸染着理性的思考。他直面历史,在历史积垢的尘埃中发出这样的呼唤。“很多时候,我习惯以自己的方式,背对历史,与祖先的背影交谈...... //凤家城,一座被彝人部落强壮的身体支撑出的城堡/凤家城,一座被彝人干戈相向而彻底倒塌的城堡/凤家城,一座因家支烽火摧毁而永远睡去的城堡...... //凤家城啊,我该以怎样的头颅靠近你?我该以怎样的眼神审视那段被烧焦的历史...... //今天,就在我站立于被历史烧焦的城池之一刻。/在我石质的呼吸里,我期待我的痛苦,在废墟里,被即将到来的黎明一口吐出。/从此,也让我的伤口像这座城堡,在南高原这片红土地上,一站又是一个一千年”——《我用石质的呼吸仰望凤家城遗址》。凤家城遗址位于云南省禄劝县密打拉村北三台山顶峰,系彝族罗婺部凤氏建筑,为屯兵之地及罗婺部的统治中心。分为内城堡和外城堡,面积约8000平方米。从宋大理国时期直至明末改土归流,一直是雄冠大理三十七部的罗婺部凤氏统治的中心。凤家城被焚毁与明嘉庆四十五年凤乡造祖之乱,据说凤家城堡整整燃烧了一个月方倒塌于一片废墟里。作为罗婺后裔的普驰达岭,面对承重的历史,他的疼痛是失语的,苦涩的。他以诗歌的形式向历史发出呼唤,充分显示了一个民族学者的文化情怀。

         作为一名民族文化学术研究者的普驰达岭,有的是研究不完的项目和课题,他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写诗并不完全出于他对诗歌的敬仰和痴迷,我觉得,他也是在用一种别样的方式来捍卫本民族的文化。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县发生里氏8.0级地震,此次地震波及面之广、人员伤亡之多、财产损失之大,令人震惊。一时间,全国上下掀起了一股“汶川地震诗歌”写作狂潮,众多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诗歌在媒体上迅速传播。普驰达岭也不例外,但他写作的视点依然是落脚于他民族文化的根源之上,他写出了《藏彝走廊从根部告急》。当从这首诗的题目就能看出,他把“藏彝走廊”这个学术概念融入了对中华大地的忧思之中,这样的“点睛”,这样的“叙述”,别有一种意蕴。普驰达岭的诗歌意境、意象、语言都很干净明亮,如透着淡淡忧伤的阳光,充分体现出一名学者诗人的知性和智慧,这正是他诗歌美学的特质所在,这一点,我们可从他以下这首诗中深刻地感悟到:“用语言思维与阳光为靠/历史深处目光所无法直视的高度/阳光总能如期抵达/与阳光对峙/肌肤中潜动的观念细腻如水   波及一切//与时光而立总能在高天厚土间/聆听到历史万象踩着阳光碎片逐波而过/高高的太阳下生命的呼吸此起彼伏深浅不一/用阳光的语言与所有生命对峙/用尘土的朴素喂养理性的灵魂/用阳光的笑容重铸人类的信仰/一切梦想可以从阳光洒照的隧道温柔地舞蹈而来”——《语言从阳光的高度仰望》。

         这就是普驰达岭的诗。一种立足母语、跨越文化、洞穿历史的;一种蕴含着生命对自然、阳光、激昂,悲壮、忧伤...... 深刻感受的;一种充满对故土之爱与感恩的艺术结晶体。

         这就是诗人普驰达岭。一个生长于南高原的彝人后裔,一个奔宊于皇城之根的文化学者。他像鹰一样,踏过故土的雄厚,驾着故乡的清风,让想象的翅膀飞越高山河流,穿透民族文化的深邃,直抵灵魂深处的远方。

        

 

                                                                                                                           2012-11-29于昆明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